27天套取征地款千万元 广州查处一同涉黑涉恶糜烂

他们在村里胡作非为,坏事做尽,抓了他们真是为民除害。 村干部朱喜添、朱敏坚、朱志勤等人被广州市增城区纪委监委立案调查的音讯传出,在朱村村乃至整个增城区,引起了巨大反响。

2017年下半年,巡察发现触及增城区朱村村干部朱喜添(原村委会主任)朱敏坚(原村党支部书记,现增城区人大代表)和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朱志勤(原村委会副主任)等人威迫外地商人低价转让原承包土地,进而获取巨额征地补偿款等问题线索。增城区纪委监委当即建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逼迁:堆泥挡道 暴力挟制

2012年上半年,电子五所建设项目落户朱村,所需征收的集体土地包括了外地商人陈某租赁运营的近400亩农场。到了每一个月约好交租金的日子,陈某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将租金划拨给村委,很快他却惊奇地发现,租金一分不差被原路退回。一头雾水的陈某索性直接上门,找朱喜添(时任村委会主任)以现金形式交纳租金,再被朱喜添拒收。

他们这样拖着不收租金,是妄图终究责备我违约。 陈某说。他开始意识到村干部想逼走他。随后发生的事情,亦验证了陈某的猜想。

据陈某农场的管理人林某反映,农场开始频频发生失窃工作,合计被盗挖了6棵发财树;还有人将很多泥土堆在农场出口拦路,严峻搅扰了农场的正常运营。

他们还跟我说,你不走没问题,我们断水断电,你一样运营不下去。 陈某称,有一次,朱喜添等人来农场,挟制他的弟弟,还差点着手打人。

最终,不堪忍耐村干部所谓的 商洽 协商 等软暴力挟制,陈某容许以260万元的价格,将397.5亩土地转租给朱敏坚等三人指定的代理人刘灼权。朱敏坚等人从而以表面合法形式掩盖违纪违法违法行为,短短27天,他们取得巨额征地补偿款合计1284.08万元,扣除260万元的 转让费 ,净赚1000多万。

掩盖:找代理人 移用公款

办案人员介绍,在从陈某手中转租397.5亩土地过程中,朱敏坚等人还授意朱村村十一社原社长朱红辉、社会人员刘灼权等人出面帮他们代签合同、代持土地以及代收征地补偿款。在代收代支补偿款中,大部分通过提现转移,同时也通过第三人账户进行走账,隐蔽性更强。

朱敏坚等人在凑钱支付定金给陈某后,为防止再自行掏钱出资,在得知朱村村经济联合社账户收到部分征地补偿款后,授意村委财务人员以支付征地补偿款名义,移用公款270万元至朱红辉账上,由朱红辉将转租余款支付给陈某。

除了与朱村村委承租了397.5亩土地外,陈某还与朱村十一社承租了20.5亩土地。在电子五所项目征地时,朱敏坚等三人伙同朱红辉、十一社原管帐朱锦城和出纳朱永康,通过虚拟出租合同的方式,以刘灼权名义套取了这20.5亩土地的青苗补偿款59.72万元。事后,村社6名干部私分了这笔补偿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