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劲波:打造“强省会”引领区域协调开展

《中国科学院院刊》(中文版)是中国科学院主办的以战略与决策研讨为主的科技综...


跟着工业化、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深化开展,市场、技能、人才、资源的区域界限被打破,区域经济竞争更多体现为城市与城市在产业分工和立异价值链中所处方位的竞争。同一般城市相比较,省会城市和中心城市具有完善的基础设备、丰厚的科教资源和较强的立异要素集合能力,是带动区域协调开展的主导力气,对省域、城市群乃至国家竞争优势的构成发生着越来越重要的引领带动作用。因此,推进区域协调开展,应注重省会城市、中心城市重要作用,打造具有引领带动作用的“强省会”。

城市群是区域协调开展的重要载体

省会城市、中心城市的功用、规模、空间形状达到一定能级时,其资源集合效应、产业分工效应、市场网络效应与经济规模效应凸显。以城市群为依托,更大规模地出产商品或提供效劳,不只可以下降单位本钱、强化要素流动,还会显著提高市民日子便当性、文化多样性与城市立异活力,最终使城市群及每一个城市都从中获益。跟着人口、资源进一步集中,部分中心城市生长为超大城市,其天然环境和要素本钱制约随之提高,虹吸效应下降、外溢效应增强,为周边城市开展带来机会,有利于促进区域协调开展。

现在,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等城市群的规模经济效应开始闪现,广东、江苏GDP迈上“9万亿”台阶,上海、北京GDP超过“3万亿”。高铁等基础设备密度和网络化程度全面提高,缩小了城市之间的间隔,立异要素自在流动,新的主导产业和立异集群快速开展,正在成为引领区域经济高质量开展的重要动力源。依照2014年11月国务院《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规范的告诉》,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天津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为超大城市。近期相关人口数据显示,中国城市人口地图正呈现重要变化:北京常住人口呈现近20年来初次负增加,上海、天津常住人口也开始减少。与此同时,“新一线”城市重庆、武汉、成都开始进入超大城市行列,姑苏、杭州、郑州、南京、西安等城市也将开展成为超大城市。这种开展态势,更加凸显了省会城市、中心城市引领开展的重要性。

区域协调开展呼喊“强省会”建设

世界典型城市群主要有两种开展模式:单个核心城市以极强的辐射力带动周边城市开展,如纽约、东京、上海等;多个中心城市带动周边城市开展,如我国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英伦城市群等。“强省会”建设带动区域开展也有单极和多极模式。单极模式如银川、西宁,经济总量占地点省份比重超过一半,长春、哈尔滨、成都、武汉、西安,经济总量占地点省份比重超过三分之一。双极或多极模式如深圳与广州,大连与沈阳,宁波与杭州,唐山与石家庄,青岛、烟台与济南,厦门、泉州与福州,姑苏、无锡与南京等。

相关阅读